曾经一个村一年虾料用量约1万吨!昔日养虾重镇不见如今90%饲料已改为这个品种

曾经以养虾闻名的江门市新会区睦州镇新沙村如今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养虾被放弃之后,养殖户又做出了什么选择?

在新会睦洲,曾经有一个以养虾而闻名的地方——新沙村,这里不仅养殖面积集中,而且养殖量大,曾经一个村一年就有约1万吨的虾料用量。

近日,《农财宝典》记者来到新沙村,却看到这样的变化:很多曾经显眼的虾料、虾苗广告,如今大多已黯淡褪色,连片连片的池塘里边上,大多架设着投料机。显然,昔日的养虾重镇已不存在。

“现在我们这里有七成的水面,都养泥鳅了。由于泥鳅投料量多,饲料市场销售总量比以前大很多,其中有九成是泥鳅料。”3月23日在新沙村,当地做饲料经销的阿明说,多年来虾病为害,养殖户“没有不中过招的”,相对而言,养泥鳅则稳定的多。

据了解,新沙村的泥鳅养殖大约在2014-2015年间起步,那时只有少数人养,鱼价也高达20多元/斤。持续两三年时间后,当地泥鳅养殖开始快速发展。经常卖泥鳅苗到新沙的莫老板告诉记者,泥鳅苗都来自本地,单价有时只要0.02元一尾,不过养泥鳅的投苗量很大,新沙这里的养殖户,通常一亩塘投苗40-50万尾,有的高达70-80万尾,所以苗种市场的价值很乐观。

“泥鳅之所以这么多人养,还是因为国内销路打开了,市场需求量很大。”新沙当地一位苗商介绍,他还长期从事收购商品鳅的中介,他说,在2014-2016年期间,泥鳅还主要是供出口,国内消费量并不大,在当时,连他自己都曾经劝告相熟的朋友,泥鳅养殖很大程度上是炒作卖苗,入市须谨慎。但是到今天,情况已经完全不同:比如小鳅销往西南地区供应火锅食用,中鳅销往华中、华东地区,大鳅供应更高端的需求链……不同规格的泥鳅都能出售,而且以食用这种理性消费为主要途径。

记者了解到,2020年初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物流业和各地餐饮业受到较大打击,导致截止4月底,泥鳅价格不太理想,但是根据过去几年的行情分析,以及接下来的形势判断,业界对泥鳅仍然持看好评价。

在新沙,主流的养殖模式是养中小规格鳅,养殖户出鱼规格从20-70尾/斤都有。养殖户阿中(化名)是去年新入行的养殖户,为了租到好的鱼塘花了不少钱,在他的观点中,养泥鳅最大的好处是周期短,灵活,而且产量也足,“土塘养虾,亩产1千斤基本到顶了,但是现在没几个人能做得到,泥鳅一造亩产两三千斤,三造下来产量过万斤。”

阿明介绍,按照目前新沙大部分养殖户的水平看,一年养下来,总亩产八千到一万斤,如果是购买寸苗(2000尾/斤左右规格),大约三个月时间养一造,和以前养虾的节奏差不多。据了解,泥鳅养殖的最大优点就是投喂量大、亩产高,在高温季节,养殖户选择在夜晚投喂,投喂时间可以从下午5点多,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投喂率高的可以超过3%。

进入2020年以来,鱼价比较低,在3月23日,各种规格商品鳅价格基本一致,都是6-7元/斤。不过阿明说,按照正常情况,在一年中,不同规格商品鳅的价格是经常变动的,通常来说大规格鱼越大价格越高,但近些年小鳅突然受欢迎,价格上涨,利润率还比中大鳅要丰厚,这就看每个养殖户对时期的判断了。通常来说,盈利最稳定的,是塘口比较多的养殖户,他们可以根据行情变化,随时调整出鱼规格和出鱼量,综合效益比较理想。

和当年的虾料市场一样,目前在新沙一个村,至少聚集了20多个泥鳅料品牌。养殖周期短、快、产量高、投料量大,目前饲料总销量接近3万吨,这些优点都吸引了众多厂家的目光,都想抓住泥鳅快速发展的势头,从中获利。

虽然饲料品牌多,但占据市场主流的还是大型饲料集团。据介绍,新沙当地的养殖户,很多都是常年养虾出身,对大品牌饲料比较认可,在实际市场运作中,大型饲料集团由于具备多种优势,产品质量、养殖效果等方面比较突出,所以一直是当地市场的主流。

在这其中,通威系列泥鳅料(通威、鱼水情、海壹等)又居于首位,占据当地泥鳅料50%以上市场份额。记者发现,当地养殖户往往从这几个方面来评价饲料产品:饲料系数、生长速度、产量、健康度等。按照目前的养殖模式,塘中没有其它混养鱼,而且泥鳅出鱼是一次过清塘,所以养殖户对各项数据计算的非常清晰。比如说通威泥鳅料,养殖户的反馈是生长速度快,饲料系数低(1-1.1,过冬养殖略高),产量高。以阿明为例,现在通威“鱼水情”泥鳅料占了他销量的近90%。

从2019年开始,通威开启了饲料4.0时代,以未来水产业发展为导向,进一步提升饲料质量,提高饲料性价比,要做适应专业化、规模化养殖,能够生产出具有辨识度水产品的饲料。在此基础上,通威华南一区提出特种水产料发展战略,更加专业、更加聚焦,生产效率和产品性价比更优,以此为出发点,将继续引领水产饲料发展趋势。

龚本高:蓄势待发的泥鳅养殖户

今年46岁的龚本高原来是村里的种粮大户,承包了近70亩地。去年年初,龚本高考察市场后觉得养殖泥鳅赚钱。于是拿出其中的18亩地开挖了5个泥鳅池,每个泥鳅池3亩多。4月初他以每斤15元的价格买了1.5万斤泥鳅水花开始投苗,仅泥鳅苗就花费了20多万元。开始龚本高喂的鱼饲料每斤高达3元多,后来,受资金所限,他向人拜师学艺后开始自己配饲料喂养泥鳅,每斤只花费1元多,成本是降下来了,但饲料中的营养成分少了,且投食不均匀,原本打算年底统一上市的泥鳅因为规格大小不一,要进行分类管理。

说着,他指着几条跑出来的泥鳅告诉记者,按理,泥鳅这几天应该呆在洞中,但今年冬季气温高,原本钻洞的泥鳅经常出来“闲逛”,这为他观察泥鳅长势提供了方便。“目前大的有一两多,小的才10多克。”他向记者介绍,泥鳅抗病能力强,好养殖。今年池里的泥鳅养殖很顺利,没出现病害。目前,大的泥鳅可以上市了,价格为每斤25元左右,但龚本高觉得价格还有上升的空间,所以他准备等到5月泥鳅出洞活动、行情好时才上市,如果行情不好,他准备再养一段时间。

龚本高算了一笔账,种粮食风调雨顺一年每亩地挣不到2000元,而养殖泥鳅比种粮食划算多了。即使按现在的最低行情每斤20元计算,到今年5月份,池中的泥鳅产量达到3万斤,产值也为60万元,除去种苗钱和饲料开支40万元,每亩地可以纯收入1万元左右,比种粮食收入高出了不少。不过他还是不断强调说,养殖泥鳅投入大,也有一定风险。

春节后,他准备进一步加强管理,加大饲料投入,尽早让泥鳅上市。龚本高打算,如果今年泥鳅行情好,将扩大养殖规模,把紧邻鱼池的承包地再开挖一部分进行养殖。(潜江日报记者 刘同斌)

避孕药“喂大”食物真相

我国媒体多年来连续披露食品使用避孕药的黑幕,称销售黄瓜的小贩自曝,不少头顶黄花身上带刺的黄瓜,都是抹过避孕药的,以此保持黄花不败,并让黄瓜看着新鲜。因为怕吃这样的菜,珠海市民甚至自己开荒种菜。这样的消息在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今天,让人们不得不担忧。

事实上,避孕药催熟黄瓜不是新鲜事,多年来避孕药鳝鱼、避孕药虾、避孕药大闸蟹、避孕药鱼都广为流传。而吃多了避孕药喂的东西,会让人内分泌紊乱、不孕不育,甚至让婴儿性早熟,也为人所熟知。甚至有人说,“避孕药黄瓜让你断子绝孙”。

“顶花带刺”黄瓜看起来很新鲜娇嫩,所以卖得非常好。但是早在去年就已经传出这种黄瓜实际上是由避孕药催肥长大的。新闻报道中,这个说法来自卖黄瓜的商贩。今年二月,青岛的一家媒体曾经听说有种特别生猛的“配了避孕药的激素”,能够让黄瓜的生产周期缩短一半。但是记者走访了几家农药店都没有买到。对此,不具名的专家推测道,“这种药存在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因为药性猛,而且肯定对人体有害,它们仅仅在瓜农之间流转使用,而绝不会让外行人知道。”[详细1][详细2]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北京台的一档叫做《科学实验室》的节目已经对此进行了辟谣。记者从北京妇产医院的陈主任那了解到:不同类型的避孕药虽然效果有所差异,但它们主要都是含有雌激素、孕激素等成分,能够调节人体内分泌,使一些女孩子的毛发变浅、皮肤变光滑。综合起来,这些避孕药对黄瓜等植物是没有作用的,理由如下:

南京市蔬菜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强表示,对于植物而言,能够对其产生效力的应该是植物激素,而避孕药属于动物激素,两者存在根本性的结构差异,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因此说动物激素即避孕药能够刺激植物的发育,这显然就是在“胡扯”。

在调查过程中,北京台的记者也咨询了一下避孕药的价格,最便宜的要20块钱左右,而贵的则要100多块。为“菜贱伤农”而苦恼的菜农会花大价钱买避孕药为果蔬增肥吗?答案显而易见。

那么,这些带花的黄瓜、肥大的西红柿又到底靠什么增肥?答案就是植物生长调节剂。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业生产上是允许使用的。有记者曾经用一种叫“保花座果乐”的这类物质在黄瓜上做了实验,结果发现,同样大的两个小瓜,通过接近20天的生长,抹药和不抹药的结果大不一样,抹药黄瓜能长至25厘米,而且顶花一直不败,没抹药的黄瓜长度只有20厘米,顶花3天后就开始枯萎了。

“避孕药”黄瓜的风头还未过,西瓜因为使用膨大剂而爆炸的新闻又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类似的新闻还有早前的肥大草莓。农业专家在现场调研之后发现,西瓜爆裂的原因和气候有一定的关系,瓜农不当使用“膨大增甜剂”也是原因之一。这种膨大剂也是一种植物生长调节剂,在葡萄、草莓等水果的种植中也广泛存在。

常见的可能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的蔬果有:葡萄、猕猴桃、草莓、柿子、枣、洋葱、西瓜、脐橙、甜瓜、枇杷、黄瓜、蜜柑、白萝卜、苹果、柑橘、桃、梨、梅、荔枝、龙眼、辣椒几乎包涵了我们吃的所有蔬果。

既然“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使用如此广泛,我们就很有必要了解了。植物内部有一种微量的活性物质,能够调节植物自身的生长发育的各个生理过程,这类被叫做“植物激素”。而植物生长调节剂则是人工合成的有机化合物(也有天然化合物和从植物内部提取的),就像农药一样,从外部施于植物上,一样用来调节植物的生长发育(有的像膨大剂一样有促进作用,有的则有抑制作用。)而在《农药管理条例》中指出“植物生长调节剂是一类能够调节植物生长发育的农药,不以杀伤有害生物为目的,所以其毒性一般为低毒或微毒”,并将植物生长调节剂作为农药进行统一管理。

黄瓜、西瓜等可能用的都是一种叫“氯吡脲”的物质。这种物质在美国、日本都有登记,我国于1992年试推广。事实上,这类“植物生长调节剂”只有极低的浓度才能起作用,如果浓度太高则会起反作用,植物会不生长或者死亡。

适量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对身体无害,但是这样的蔬果口感不好,营养价值低了些。

许多的实验都表明,适量使用,这些“植物生长调节剂”对实验动物没有什么危害。以西瓜为例,用30毫克/千克浓度的膨大剂溶液浸泡幼果,40天后瓜皮上的残留量低于0.005毫克/千克,低于我国规定浓度(0.01毫克/千克),正常食用是不会带来健康危害的。如果不放心,那么我们可以多把蔬果泡一下,这对于一些水溶性好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或者植物激素很有效。另外,能去皮的就去皮也有效。

还需要说明的是,虽然适量无害,但是这些食物在口感和营养价值上都打了折扣。

当然,瓜农过度使用膨胀剂导致西瓜爆裂,反映出的是农药在终端使用上缺少监督和指导这个问题。而在植物类食物中,最威胁人健康的就是农药残余,农药管理生产和使用两个终端的监管都很混乱,导致劣质农药盛行,相关报道参见:《农药经营管理制度何去何从》。

关于避孕药“喂”大的食物,最出名的是“避孕药鳝鱼”,这个说法从98年开始,并且历久不衰。这个说法有两种解释:

1.鳝鱼雌雄同体,避孕药可以让鳝鱼从母的变公的,公的好卖。最早报道这一消息的媒体也称,重庆一养殖户向记者报料,其在鳝鱼饲料中添加避孕药,使鳝鱼长得又肥又大。

避孕药是动物激素,乍一听好像对动物有效,“避孕药鳝鱼”这个帽子也是一戴很多年,但是这种说法却完全没有根据,理由如下:

避孕药所含的为雌激素,用避孕药催肥,从生物学角度讲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鳝鱼要变成雄性才更肥大。雌激素只能让鳝鱼更“母”,又怎么变“公”?另外,雌性的鳝鱼长得极慢,雄性的才长得快、个头大。用雌激素让鳝鱼一直是“母”的,岂不是让它一直不长个?

鳝鱼的密度超过每平方米超过4-5条,就不会产卵,而现在一般养殖密度都在一平米30条左右。根本就用不上避孕药。

使用避孕药,会导致鳝鱼抗病能力下降,增加死亡率。据调查,1998年人工网箱养鳝技术刚起步的时候,湖北、江西有些养殖户,在鳝鱼快怀卵时,为了给鳝鱼“避孕”(网箱内其实不适宜怀卵),使用过避孕药。但是效果适得其反,不仅没避孕成功,还造成鳝鱼大量死亡。

那么鳝鱼为什么个头比以前大了?其实是因为现在的人工养殖技术进步了许多,鳝鱼被喂得很频繁。

对虾的性成熟期是8-10个月,而养殖的商品虾,从种苗到成虾一般只需3-4个月,远未达到其性成熟期,根本就没有繁殖能力,无需“节育”。

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说,“螃蟹不同于鱼类,避孕药等类似药物对螃蟹有副作用,不仅不利于螃蟹褪壳,农户如果用了,反而可能会让螃蟹因为暴长而暴死。”另外也有专家说,大闸蟹的精华其实是蟹黄和蟹膏,吃了避孕药的大闸蟹性腺不发育。

不过最直观的就是媒体的实验了,结果发现避孕药并不能催肥蟹。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专门研究河蟹养殖的成永旭教授则认为,大闸蟹属甲壳动物,其发育、代谢系统与哺乳动物、脊椎动物完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