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创美泥鳅养殖基地地址在哪里

小泥鳅托起共富梦

“别小看它们,这可是我们的宝贝疙瘩!”5月9日下午,记者跟着陈绪勇钻进他的泥鳅育苗车间里,他从育苗池里小心翼翼地舀起一碗水,里面成千上万比蚂蚁还小的泥鳅苗在游动。育苗车间前面是养殖区,里面一周前放养的泥鳅苗已经有蝌蚪大小。

56岁的陈绪勇是宁津县柴胡店镇王世英村人,已干了31年村党支部书记。他一门心思发展特色产业带领全村致富,搞过30年养殖,一开始养肉牛,20年前养奶牛,7年前开始养泥鳅,经历了很多沟沟坎坎,至今初心不改、壮志满怀。

4月25日,陈绪勇代表村里的千鳅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与韩国客商曹炯武经过谈判后签约。合作社以14亩土地建设加工车间入股,曹炯武以资金入股,双方各占50%的股份成立公司,开展泥鳅加工出口。加工车间在养殖区北侧,预计一个月左右动工,年底前建成,年出货量可达5000吨。“加工厂至少有覆盖2000多亩泥鳅养殖区的加工能力。有了加工厂,养殖市场风险能降低,效益能提高,还能提供50多个就业岗位,每年的村集体收入估计也能再翻一番。”

这个翻一番是个什么概念呢?按照千鳅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2018年成立时的章程,收益分配权村集体占10%,部分村民以土地占股10%,其余由部分村民和大户以480万元的现金入股。去年,该合作社170亩泥鳅养殖区每亩产量7000斤,村集体从中获得纯收入52万元,而王世英村全村不到300口人。

2016年左右,面对牛奶价格的长期低迷,陈绪勇苦苦思索转型道路。到外地学习时接触到泥鳅养殖,他不由眼前一亮:村里有好几处坑塘,还有100多亩的废弃砖窑厂,养殖泥鳅的话不愁没地方。此后,他自筹资金,开始在6亩坑塘上搞试点养殖。第一次养,因缺乏经验,投入的30多万元基本打了水漂。他却没有服输,高薪请来技术员常住,压茬再养,当年每亩挣了约1万元。经过三年的跟班学习和实践摸索,陈绪勇基本掌握了全套养殖技术,村民也看到了泥鳅养殖确实能有大收益。于是,他带领村党支部成员对接企业,并发起成立合作社,将多处坑塘和废弃砖窑厂改造成了泥鳅养殖区。

现在陈绪勇已从泥鳅养殖的“小白”成长为业内“专家”。他研究总结的自动化投料模式,既省饲料又省人工,还减轻了对水质的污染。他结合实际摸索了一种水花放养模式和一整套授精育苗的方法,比传统模式每亩节约苗种成本5000元以上。在“中国泥鳅之乡”江苏赣榆,陈绪勇曾作为代表在行业论坛上发言。去年,他还在业内育苗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百斤种鳅育苗数量超过第二名两倍。获得第二名的是一位水产养殖博士,专门来宁津学习了一个周。

“真没想到,这小泥鳅也能挣大钱。他会那么好心把养殖技术都教给我们?”面对一些人的眼热和质疑,陈绪勇用行动来回答。他在村里创办了技术培训学校,邀请专家进行免费授课。去年以来,他走访了柴胡店镇50多个村,引导各村利用闲弃资源探索强村富民之路。他还承诺,要是村集体搞养殖,他无偿提供泥鳅苗。目前,仅柴胡店镇就有16个村开展泥鳅养殖,已开发利用闲散坑塘约296亩。

两年前,王世英村村民整体搬进了67栋崭新的白墙灰瓦二层小别墅,小区还配套了公园、广场和党群服务中心等设施。值得一提的是,约七成村民在住房以旧换新时不仅没有花钱,还略有结余,而且这是在腾退节余建设用地指标的资金奖励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实现的。原来,村里利用集体收入,为每位搬迁村民发放了2.5万元的补助金。陈绪勇在县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巧用政策改革创新,节余的63.5亩建设用地指标部分由镇内统筹,而另一部分则为村内预留,支持三产融合发展,这也成为泥鳅加工车间的建设用地来源。目前,这一模式已在全县推广。

2022年,王世英党建共同体成立,该村将带动周边11个行政村走“党建引领、区域联动、共治共享、融合发展”之路。他们还筹划打造田园综合体,除了泥鳅养殖和深加工,还发展蚂蚱养殖、蔬菜和蜜薯种植、乡村旅游等产业。王世英村村民陈海涛介绍,自己有6亩土地入股合作社,每亩每年保底加分红2700元,他在合作社上班每月还有约5000元工资。陈绪勇接过话茬:“我在合作社也有工资,每月6000元,是最高的。”

最近正是泥鳅育苗期,陈绪勇需要盯靠,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他说,水产养殖比畜牧养殖要辛苦,不能离人,如果三分钟供氧不足,泥鳅苗就会大量死亡。

记者问陈绪勇:“你工作这么忙,看上去咋没多少白头发呢?”他抿了抿头发,有些自嘲地说:“焗的,十年前就白了。”原来,十年前上奶牛自动化设备时,他大学毕业不久的儿子在养殖场工作中意外触电身亡,之后不久,有些精神恍惚的父亲晚上为工人买饭时不幸车祸身亡。那时陈绪勇大病一场,头发基本全白了。病好之后,他抖擞精神,继续带领大家搞养殖。谈到这里,陈绪勇颇为感慨:“干什么都不容易啊。”

(大众报业记者 张海峰 马志勇 通讯员 宋光林 郑若祥 张瑞康 报道 :宁津融媒)

部长有约丨邹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张新安:党建赋能基层治理,多元共建幸福家园

乡村“行家里手”山东高唐县有一位女性“泥鳅大王”每年收益50万元以上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贾国良 实习记者 王家心 通讯员 郭洪广 聊城报道

素有“水中人参”之称的泥鳅,近年来,成了越来越多创业者眼中的“香饽饽”,特别是野生泥鳅的逐年减少,泥鳅市场需求的逐年上升,造就了一大批“泥鳅大王”。在高唐县固河镇三甲王村有一位80后女“泥鳅大王”张建男,她刻苦钻研泥鳅养殖技术,每年收益50万元以上,成为当地有名的泥鳅养殖致富能手。

一进张建男的泥鳅养殖基地大门,只见六个标准养殖塘依次排开,张建男正在投喂饵料,这池塘中的泥鳅格外活跃,一边觅食一边欢快地穿梭游弋。“这是台湾泥鳅,最大可以养到五两一条,肉质鲜嫩,营养价值高,体表黏液可提炼出来做美容产品,经济蛮可观”。张建男手捧一条体型粗壮、光滑的泥鳅,津津乐道。

张建男并非本地人,她是镇上2018年从东北“招商引资”来的业主,不到五年时间,这个外来的女80后新农人将泥鳅养成了响当当的规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泥鳅大王”。

张建男今年38岁,吉林省白城市人,中学毕业后,通过朋友介绍,开始接触水产养殖行业,在众多水产品中,张建男对泥鳅养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掌握了泥鳅产卵、孵化、培育、养殖及病害防治系列技术。

近年来,固河镇调整产业结构,积极推进水产养殖,亟需一个带头人,于是,张建南与丈夫便来到高唐县固河镇,为选取优越的地理环境,在镇政府的帮助下,流转了三甲王村的24亩土地,投资16万元,通过前期挖池、打井、购置设备,建设起了泥鳅养殖基地,成立了建明泥鳅养殖专业合作社。

养泥鳅属于特色养殖,在品种选择上,商业嗅觉敏锐的张建男打听到“台湾泥鳅”不仅品质好,而且养殖管护成本低,产量高,市场售价高,未来市场前景看好。张建男再三考虑,最终选取了“台湾泥鳅”。当年五月份,张建男从河南省濮阳市引进了600斤原种“台湾泥鳅”苗,开始试养。

养殖泥鳅的好坏,完全在于基地管理的是否细致。尽管请了一名专职管理人员,但张建男还是亲力亲为,不时到基地查看泥鳅长势。2019年7月底,张建男巡塘时发现不少泥鳅出现了烂尾、红鳃的情况,她马上请教养殖专家及查阅相关资料后,得知是感染所致,用药后病情才得到控制。11月初,泥鳅陆续上市销售,亩产商品鳅5000斤,除去成本和劳力净赚30万元,张建男的名声在当地水产界一炮打响。

之后两年,张建男扩大养殖规模,水面面积达到36亩,年产18万斤成品,望着满堂翻滚的泥鳅,张建男算起了经济账:“成本1.5斤饲料可以喂出1斤泥鳅,本钱大约在3元左右,而1斤泥鳅在市场一般可以卖到17元左右每斤,36亩养殖池,保守估计一年稳赚50万元以上”。

去年在固河镇振兴办的助力下,张建男玩转起了电商平台,泥鳅最远卖到海南,全国各地有订单,电商平台提升了1/3的销量,“泥鳅大王”的名气响了,张建男对养殖的标准更高了,建好了专业的孵化池,布好多个增氧设备,为了防天敌增设了围网和天网。

“泥鳅饲养前选址很重要,建饲养池的地方一定要水源充足、无污染、光照条件要好,同时,保证池塘无渗漏、能排水、也能蓄水,要用塑料网织成天网,防止鸟类捕食,注意水质保护,水位控制和病虫害防治……”如今,在泥鳅养殖方面取得一定成效的张建男,谈起“养殖经,”已是相当内行。

然而,张建男并不满足于现状,每隔一两个月就要去大规模养殖泥鳅的江苏、河南等地,学习先进的规模化泥鳅养殖技术。同时,经常到周边泥鳅养殖基地取经,与其他养殖户交流经验等,“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建男说。

一人富不算富。张建男在创业成功的同时,积极带领村民增收致富。据了解,张建男每年支付村里300元/亩的租金,泥鳅上市期间还会请村民到基地工作。村民王龙利今年67岁,以前,他家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外出打零工,收入不稳定。去年,张建男流转了他家2亩农田,还聘请他到基地长期工作,不仅每年可以领到600元的租金,每个月还有2000元的工资,“比外出打零工划算多了。”王龙利乐呵呵地说。

三甲王村党支部书记宋康明告诉记者,三甲王村地势偏僻,以前村民以种植庄稼为生,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闲置地较多。近年来,村里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养殖项目,希望通过发展养殖业带动乡村经济,看到张建男成功养殖泥鳅,不少村民都准备在她的帮助下,利用闲置地发展泥鳅养殖,共同增收致富。

“今年我的泥鳅种苗繁殖还不错,准备明年再扩大规模,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合作社,下一步,将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泥鳅产业链生产发展模式,向周边农户提供规格泥鳅苗和养殖技术,再回收农户的商品泥鳅进行深加工,”张建男对此信心十足,她把泥鳅产业做强做大,达到带动周边群众共同致富的目的。

22岁的小伙子然而年纪轻轻的他却已是业内小有名气的泥鳅王

在武进区奔牛镇叶家码头陈巷村的西北角,有一片80亩的泥鳅养殖田,养殖田的主人仅仅是一位22岁的小伙子,名叫姜林虎。虽然自己是老板,但是姜林虎却不是人们印象中的坐冷气办公室、西装革履的老总模样,由于长时间在外劳作,脸晒得像条黑泥鳅,然而年纪轻轻的他却已是养殖业内小有名气的80后“泥鳅王”。

2004年,小姜高中毕业后,父亲帮他选择了一所省内知名的院校。虽说进校时是大专,但经过5年的学习并通过考核后,就能取得本科文凭。但姜林虎觉得,“别人上5年大学要花去不少钱,而自己5年搞养殖能赚钱不说,还能抓住黄金时间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

姜林虎的父亲搞了几十年的珍珠养殖,姜林虎从小耳濡目染,也对水产养殖有着浓厚的兴趣和一定的经验,他觉得从事水产养殖,同样有着广阔的天地。辛辛苦苦为儿子铺好了路,满指望他能成为大学生,今后跳出农门,父亲老姜听了儿子的计划,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但拗不过倔强的儿子,最后还是勉强点了头。

姜林虎的父亲养了400多亩河蚌,收获颇丰,但不愿因循守旧的小姜有自己的想法,他要独辟蹊径。“因为珍珠这行基本走到尽头了,利润又不高,我要找新的行业。听说泥鳅很有市场,我考察了一下,发现效益确实可观。像黄鳝、螃蟹一亩顶多2000多元,像养泥鳅,好的话,后面添个零。”小姜一脸憨厚地笑着说。

虽说对水产养殖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但怎么养泥鳅,姜林虎还是一窍不通。凭着一股子狠劲,小姜走南闯北,苏北、安徽、江西,四处拜师学艺。每到一处,他就打听哪里有大的养殖场,然后找养殖基地边的一个小旅馆住下,整天磨蹭在别人的泥鳅塘边,又是递烟又是套近乎,主动当别人免费的“劳力”。经过整整一年的“偷师学艺”,小姜不但学到了泥鳅养殖的技巧,而且对于泥鳅销售的整个环节、利润如何,他也了解得一清二楚。同时,他还将不同的养殖经进行比较鉴别,选择最优方案。经过一年的学习,姜林虎打算线月,“学成回家”的姜林虎租用了10余亩土地,开始试验泥鳅养殖。短短3个月,到10月份,原本220条一斤的泥鳅苗已经逐渐生长到60余条一斤,泥鳅整整长了3倍多。就在姜林虎满心指望着收获的时候,一夜之间,500余斤的泥鳅突然死亡,让姜林虎苦恼不已,当年,血本无归。姜林虎开始苦寻原因,在武进区农林局和农业方面的专家帮助下,终于发现原来是河底淤泥内大量的蚌“害死”了泥鳅。找到原因之后,姜林虎反而信心更大,同时也更小心翼翼,他投资了150万元,租用了更多的河塘准备大干一场。

姜林虎告诉记者,从开始创业到现在两年多,他每天都是早晨5点多就起床,先到河塘边仔细查看一番,白天还要配置专用饲料,河底清淤、清毒、购买泥鳅苗,一直要忙到很晚,每件事都自己亲自上马。“毕竟是自己的事业,所以我基本起早贪黑,利用一切时间工作。”姜林虎说。

经过两年的努力,如今姜林虎养殖的泥鳅已经可以生长到10余条一斤,并逐渐上市销售,甚至走出国门,出口到了日本、韩国等地。有家专做泥鳅的外贸公司想与他签订长期供货协议,被他婉言谢绝,小姜说,他对销售十分自信,他现在希望能够自营出口,这样利润就更大。

泥鳅的营养和药用价值都很高,维生素B1的含量是其他鱼虾的3-4倍,在杭州、广东备受追捧,俏销日本和韩国,有“水中人参”的美誉。目前活泥鳅售价每公斤16元-20元,如一亩水域可产50公斤泥鳅,则相当于亩产1700公斤小麦或500公斤稻谷的经济价值。

同时,泥鳅生命力极强,除鳃呼吸外,肠管也能辅助呼吸,水中缺氧时,可立即跃出水面呼吸。泥鳅也有很强的适应能力,池塘、沟边、湖泊、河流、水库、稻田等各种淡水水域中,均能养殖繁衍。小姜说,泥鳅养殖是属于繁殖快、投资少、收入大、见效快、风险小的养殖项目,一亩地的收益纯利润在2万元左右。

“如今技术上已经比较成熟,我现在主要探索更多的销路,一旦销售网络做成,下面的事就更好做了。”姜林虎说。他还表示,他会将泥鳅苗低价卖给周边的乡亲,他自己则主要寻找销售门路,帮助乡亲销售,而且在养殖时乡亲遇到难题他也能帮他们解决。他现在的新目标是能带动更多的农户共同致富,这也是回报社会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