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泥鳅托起共富梦

“别小看它们,这可是我们的宝贝疙瘩!”5月9日下午,记者跟着陈绪勇钻进他的泥鳅育苗车间里,他从育苗池里小心翼翼地舀起一碗水,里面成千上万比蚂蚁还小的泥鳅苗在游动。育苗车间前面是养殖区,里面一周前放养的泥鳅苗已经有蝌蚪大小。

56岁的陈绪勇是宁津县柴胡店镇王世英村人,已干了31年村党支部书记。他一门心思发展特色产业带领全村致富,搞过30年养殖,一开始养肉牛,20年前养奶牛,7年前开始养泥鳅,经历了很多沟沟坎坎,至今初心不改、壮志满怀。

4月25日,陈绪勇代表村里的千鳅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与韩国客商曹炯武经过谈判后签约。合作社以14亩土地建设加工车间入股,曹炯武以资金入股,双方各占50%的股份成立公司,开展泥鳅加工出口。加工车间在养殖区北侧,预计一个月左右动工,年底前建成,年出货量可达5000吨。“加工厂至少有覆盖2000多亩泥鳅养殖区的加工能力。有了加工厂,养殖市场风险能降低,效益能提高,还能提供50多个就业岗位,每年的村集体收入估计也能再翻一番。”

这个翻一番是个什么概念呢?按照千鳅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2018年成立时的章程,收益分配权村集体占10%,部分村民以土地占股10%,其余由部分村民和大户以480万元的现金入股。去年,该合作社170亩泥鳅养殖区每亩产量7000斤,村集体从中获得纯收入52万元,而王世英村全村不到300口人。

2016年左右,面对牛奶价格的长期低迷,陈绪勇苦苦思索转型道路。到外地学习时接触到泥鳅养殖,他不由眼前一亮:村里有好几处坑塘,还有100多亩的废弃砖窑厂,养殖泥鳅的话不愁没地方。此后,他自筹资金,开始在6亩坑塘上搞试点养殖。第一次养,因缺乏经验,投入的30多万元基本打了水漂。他却没有服输,高薪请来技术员常住,压茬再养,当年每亩挣了约1万元。经过三年的跟班学习和实践摸索,陈绪勇基本掌握了全套养殖技术,村民也看到了泥鳅养殖确实能有大收益。于是,他带领村党支部成员对接企业,并发起成立合作社,将多处坑塘和废弃砖窑厂改造成了泥鳅养殖区。

现在陈绪勇已从泥鳅养殖的“小白”成长为业内“专家”。他研究总结的自动化投料模式,既省饲料又省人工,还减轻了对水质的污染。他结合实际摸索了一种水花放养模式和一整套授精育苗的方法,比传统模式每亩节约苗种成本5000元以上。在“中国泥鳅之乡”江苏赣榆,陈绪勇曾作为代表在行业论坛上发言。去年,他还在业内育苗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百斤种鳅育苗数量超过第二名两倍。获得第二名的是一位水产养殖博士,专门来宁津学习了一个周。

“真没想到,这小泥鳅也能挣大钱。他会那么好心把养殖技术都教给我们?”面对一些人的眼热和质疑,陈绪勇用行动来回答。他在村里创办了技术培训学校,邀请专家进行免费授课。去年以来,他走访了柴胡店镇50多个村,引导各村利用闲弃资源探索强村富民之路。他还承诺,要是村集体搞养殖,他无偿提供泥鳅苗。目前,仅柴胡店镇就有16个村开展泥鳅养殖,已开发利用闲散坑塘约296亩。

两年前,王世英村村民整体搬进了67栋崭新的白墙灰瓦二层小别墅,小区还配套了公园、广场和党群服务中心等设施。值得一提的是,约七成村民在住房以旧换新时不仅没有花钱,还略有结余,而且这是在腾退节余建设用地指标的资金奖励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实现的。原来,村里利用集体收入,为每位搬迁村民发放了2.5万元的补助金。陈绪勇在县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巧用政策改革创新,节余的63.5亩建设用地指标部分由镇内统筹,而另一部分则为村内预留,支持三产融合发展,这也成为泥鳅加工车间的建设用地来源。目前,这一模式已在全县推广。

2022年,王世英党建共同体成立,该村将带动周边11个行政村走“党建引领、区域联动、共治共享、融合发展”之路。他们还筹划打造田园综合体,除了泥鳅养殖和深加工,还发展蚂蚱养殖、蔬菜和蜜薯种植、乡村旅游等产业。王世英村村民陈海涛介绍,自己有6亩土地入股合作社,每亩每年保底加分红2700元,他在合作社上班每月还有约5000元工资。陈绪勇接过话茬:“我在合作社也有工资,每月6000元,是最高的。”

最近正是泥鳅育苗期,陈绪勇需要盯靠,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他说,水产养殖比畜牧养殖要辛苦,不能离人,如果三分钟供氧不足,泥鳅苗就会大量死亡。

记者问陈绪勇:“你工作这么忙,看上去咋没多少白头发呢?”他抿了抿头发,有些自嘲地说:“焗的,十年前就白了。”原来,十年前上奶牛自动化设备时,他大学毕业不久的儿子在养殖场工作中意外触电身亡,之后不久,有些精神恍惚的父亲晚上为工人买饭时不幸车祸身亡。那时陈绪勇大病一场,头发基本全白了。病好之后,他抖擞精神,继续带领大家搞养殖。谈到这里,陈绪勇颇为感慨:“干什么都不容易啊。”

(大众报业记者 张海峰 马志勇 通讯员 宋光林 郑若祥 张瑞康 报道 :宁津融媒)

部长有约丨邹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张新安:党建赋能基层治理,多元共建幸福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