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药“喂大”食物真相

我国媒体多年来连续披露食品使用避孕药的黑幕,称销售黄瓜的小贩自曝,不少头顶黄花身上带刺的黄瓜,都是抹过避孕药的,以此保持黄花不败,并让黄瓜看着新鲜。因为怕吃这样的菜,珠海市民甚至自己开荒种菜。这样的消息在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今天,让人们不得不担忧。

事实上,避孕药催熟黄瓜不是新鲜事,多年来避孕药鳝鱼、避孕药虾、避孕药大闸蟹、避孕药鱼都广为流传。而吃多了避孕药喂的东西,会让人内分泌紊乱、不孕不育,甚至让婴儿性早熟,也为人所熟知。甚至有人说,“避孕药黄瓜让你断子绝孙”。

“顶花带刺”黄瓜看起来很新鲜娇嫩,所以卖得非常好。但是早在去年就已经传出这种黄瓜实际上是由避孕药催肥长大的。新闻报道中,这个说法来自卖黄瓜的商贩。今年二月,青岛的一家媒体曾经听说有种特别生猛的“配了避孕药的激素”,能够让黄瓜的生产周期缩短一半。但是记者走访了几家农药店都没有买到。对此,不具名的专家推测道,“这种药存在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因为药性猛,而且肯定对人体有害,它们仅仅在瓜农之间流转使用,而绝不会让外行人知道。”[详细1][详细2]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北京台的一档叫做《科学实验室》的节目已经对此进行了辟谣。记者从北京妇产医院的陈主任那了解到:不同类型的避孕药虽然效果有所差异,但它们主要都是含有雌激素、孕激素等成分,能够调节人体内分泌,使一些女孩子的毛发变浅、皮肤变光滑。综合起来,这些避孕药对黄瓜等植物是没有作用的,理由如下:

南京市蔬菜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强表示,对于植物而言,能够对其产生效力的应该是植物激素,而避孕药属于动物激素,两者存在根本性的结构差异,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因此说动物激素即避孕药能够刺激植物的发育,这显然就是在“胡扯”。

在调查过程中,北京台的记者也咨询了一下避孕药的价格,最便宜的要20块钱左右,而贵的则要100多块。为“菜贱伤农”而苦恼的菜农会花大价钱买避孕药为果蔬增肥吗?答案显而易见。

那么,这些带花的黄瓜、肥大的西红柿又到底靠什么增肥?答案就是植物生长调节剂。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业生产上是允许使用的。有记者曾经用一种叫“保花座果乐”的这类物质在黄瓜上做了实验,结果发现,同样大的两个小瓜,通过接近20天的生长,抹药和不抹药的结果大不一样,抹药黄瓜能长至25厘米,而且顶花一直不败,没抹药的黄瓜长度只有20厘米,顶花3天后就开始枯萎了。

“避孕药”黄瓜的风头还未过,西瓜因为使用膨大剂而爆炸的新闻又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类似的新闻还有早前的肥大草莓。农业专家在现场调研之后发现,西瓜爆裂的原因和气候有一定的关系,瓜农不当使用“膨大增甜剂”也是原因之一。这种膨大剂也是一种植物生长调节剂,在葡萄、草莓等水果的种植中也广泛存在。

常见的可能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的蔬果有:葡萄、猕猴桃、草莓、柿子、枣、洋葱、西瓜、脐橙、甜瓜、枇杷、黄瓜、蜜柑、白萝卜、苹果、柑橘、桃、梨、梅、荔枝、龙眼、辣椒几乎包涵了我们吃的所有蔬果。

既然“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使用如此广泛,我们就很有必要了解了。植物内部有一种微量的活性物质,能够调节植物自身的生长发育的各个生理过程,这类被叫做“植物激素”。而植物生长调节剂则是人工合成的有机化合物(也有天然化合物和从植物内部提取的),就像农药一样,从外部施于植物上,一样用来调节植物的生长发育(有的像膨大剂一样有促进作用,有的则有抑制作用。)而在《农药管理条例》中指出“植物生长调节剂是一类能够调节植物生长发育的农药,不以杀伤有害生物为目的,所以其毒性一般为低毒或微毒”,并将植物生长调节剂作为农药进行统一管理。

黄瓜、西瓜等可能用的都是一种叫“氯吡脲”的物质。这种物质在美国、日本都有登记,我国于1992年试推广。事实上,这类“植物生长调节剂”只有极低的浓度才能起作用,如果浓度太高则会起反作用,植物会不生长或者死亡。

适量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对身体无害,但是这样的蔬果口感不好,营养价值低了些。

许多的实验都表明,适量使用,这些“植物生长调节剂”对实验动物没有什么危害。以西瓜为例,用30毫克/千克浓度的膨大剂溶液浸泡幼果,40天后瓜皮上的残留量低于0.005毫克/千克,低于我国规定浓度(0.01毫克/千克),正常食用是不会带来健康危害的。如果不放心,那么我们可以多把蔬果泡一下,这对于一些水溶性好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或者植物激素很有效。另外,能去皮的就去皮也有效。

还需要说明的是,虽然适量无害,但是这些食物在口感和营养价值上都打了折扣。

当然,瓜农过度使用膨胀剂导致西瓜爆裂,反映出的是农药在终端使用上缺少监督和指导这个问题。而在植物类食物中,最威胁人健康的就是农药残余,农药管理生产和使用两个终端的监管都很混乱,导致劣质农药盛行,相关报道参见:《农药经营管理制度何去何从》。

关于避孕药“喂”大的食物,最出名的是“避孕药鳝鱼”,这个说法从98年开始,并且历久不衰。这个说法有两种解释:

1.鳝鱼雌雄同体,避孕药可以让鳝鱼从母的变公的,公的好卖。最早报道这一消息的媒体也称,重庆一养殖户向记者报料,其在鳝鱼饲料中添加避孕药,使鳝鱼长得又肥又大。

避孕药是动物激素,乍一听好像对动物有效,“避孕药鳝鱼”这个帽子也是一戴很多年,但是这种说法却完全没有根据,理由如下:

避孕药所含的为雌激素,用避孕药催肥,从生物学角度讲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鳝鱼要变成雄性才更肥大。雌激素只能让鳝鱼更“母”,又怎么变“公”?另外,雌性的鳝鱼长得极慢,雄性的才长得快、个头大。用雌激素让鳝鱼一直是“母”的,岂不是让它一直不长个?

鳝鱼的密度超过每平方米超过4-5条,就不会产卵,而现在一般养殖密度都在一平米30条左右。根本就用不上避孕药。

使用避孕药,会导致鳝鱼抗病能力下降,增加死亡率。据调查,1998年人工网箱养鳝技术刚起步的时候,湖北、江西有些养殖户,在鳝鱼快怀卵时,为了给鳝鱼“避孕”(网箱内其实不适宜怀卵),使用过避孕药。但是效果适得其反,不仅没避孕成功,还造成鳝鱼大量死亡。

那么鳝鱼为什么个头比以前大了?其实是因为现在的人工养殖技术进步了许多,鳝鱼被喂得很频繁。

对虾的性成熟期是8-10个月,而养殖的商品虾,从种苗到成虾一般只需3-4个月,远未达到其性成熟期,根本就没有繁殖能力,无需“节育”。

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说,“螃蟹不同于鱼类,避孕药等类似药物对螃蟹有副作用,不仅不利于螃蟹褪壳,农户如果用了,反而可能会让螃蟹因为暴长而暴死。”另外也有专家说,大闸蟹的精华其实是蟹黄和蟹膏,吃了避孕药的大闸蟹性腺不发育。

不过最直观的就是媒体的实验了,结果发现避孕药并不能催肥蟹。上海海洋大学水产与生命学院专门研究河蟹养殖的成永旭教授则认为,大闸蟹属甲壳动物,其发育、代谢系统与哺乳动物、脊椎动物完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