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种莲藕下养泥鳅 即墨大河套种出生态致富梦

5月18日,即墨区大河套村,43岁的王洪有和37岁的杨明玉将最后一批莲藕种进他们的170亩藕池里。每年种藕实际上都是在与气温赛跑,因为最佳种植温度是在20℃以下。

3年前,王洪有和杨明玉去江苏学习莲藕种植技术,之后回青岛种植。春观雏鸟、夏听蛙鸣、秋闻花香、冬食莲藕。两人一边种植莲藕,一边将百亩藕池旁打造成了一个特殊的生态圈。

和往常一样,5月18日早上,43岁的王洪有和37岁的杨明玉早早就起了床,他们必须赶在5月中旬的最后两天里,将他们基地的170亩莲藕种植完毕。

3年前,杨明玉和王洪有共同出资开始打造这个莲藕种植基地,其中王洪有百亩,杨明玉70亩。他们的莲藕种植基地在离即墨市区25公里外的大河套村,这里离蓝色硅谷核心区同样有25公里。

到达基地下水前,杨明玉脱去鞋子,穿上了七八斤重的连体防水服。同样,王洪有也脱掉了鞋子穿上了连体防水服。“这个季节的早上还是有些冷。”杨明玉说,“我们外面穿着防水服,里面也得多穿点,不然会冻得受不了。”

在穿好防水服后,杨明玉将防水服内的气体挤了又挤,并将胸前的一个束口系好。随后,杨明玉还将一顶草帽戴在了头上。尽管两人各有莲藕池,但在种植过程中,两人不分彼此,相互配合。

下水前,杨明玉将一个大功率高压水枪从三轮车里搬到了藕池的边上。此时,是早上8时30分。“高压水枪,对于种藕人来讲,是个重要工具。”杨明玉说。

杨明玉告诉半岛记者,藕池的深度大约有120厘米深,池子里的水深常年保持在半米以上。在建造这些藕池之初,他们在最底部放置了厚厚的防水塑料布,之后再在塑料布上加上土和鸡粪,池子里加上水,还要在堤坝上加上一层毡。“这个毡一方面防滑,另一方面阻晒。”杨明玉说,如果不放这个毛毡,长此以往在堤坝上的防水塑料布将被晒毁,藕池里的水也将渗漏。

全副武装的杨明玉就这样穿着沉重的防水服,手里提着高压水枪,步履蹒跚地下到了莲藕池里。

站在藕池里的杨明玉弯下腰,将双手放进泥水里,他想看看他脚下的这些莲藕能不能直接拔出来。

“不行,藕瓜太深,用高压水枪吧。”杨明玉说着话,发现了一条大泥鳅就在他的手旁,他徒手将这个泥鳅抓出了水。王洪有告诉记者,3年前莲藕基地建立之初,他们就将200斤泥鳅分放到了当时的10多个藕池里,试验在藕池里养殖泥鳅。

站在岸上的王洪有启动了高压水枪,随着马达的轰鸣,杨明玉将水枪的一端顶在了左肩处,水枪枪头塞进了他身边藕池的水下。

瞬间,泥水在杨明玉的面前翻滚。杨明玉的水枪在水底不停地舞动,此时一些白白胖胖的莲藕开始从水底浮出水面。

10多分钟后,水面浮现出了上百斤莲藕。此时站在岸上的王洪有关掉了马达,同样穿着防水服的他步履蹒跚地下到了水里。“这个季节起藕要比冬天容易。”杨明玉说,“冬天需要砸冰,一些冰块可能划破防水服。”

当莲藕被完全运上岸,王洪有再次启动了马达。从早上8时30分到上午10时的一个半小时里,两人从藕池里共挖出了300多斤藕。

挖完后两人又吃力地将这些藕拖进了对面的一个藕池里。王洪有告诉记者,他们每年会专门留出几个池子的莲藕作为次年的“藕种”。

就这样,他们将盛满了莲藕的器具放在藕池的水面上,两人再小心翼翼地将一枝枝莲藕拿在手里,再在水下的污泥中挖个小坑,将这些藕塞进泥坑里。

“种藕也是有讲究的,不是随便种。”王洪有说,种藕要选三节以上顶芽完整的整藕作藕种,要选粗壮、芽旺、无病虫害、无损伤,并且子藕、孙藕齐全的全藕,藕种越大越好。一般情况下他们上午挖了下午栽,不能长时间搁置或在运输过程中让藕种受到损伤。

王洪有同时表示,种藕时一般要进行喷雾以灭菌,但他们所有的莲藕因为全是用有机肥进行种植的,所以不用喷洒这些药物。

“藕的种植适宜气温要在15℃以上,每亩下藕种200~400公斤。”王洪有说,每年春季种藕实际上是在与气温赛跑,最佳种植温度是在20℃以下。

王洪有表示,一般早熟品种早采上市相对密度大些,晚熟品种应适当稀植。以往种植农作物,会将农作物的根种在土里,头露在土外,而种藕恰恰相反,藕的头要埋在淤泥里,它的却露出水外。

王洪有解释,将莲藕的头埋在淤泥里,是为了让莲藕头部与两个藕瓜的连接处扎根,而藕的露在水外,是便于藕上的小孔喘气。

“如果将一枝藕的埋在了淤泥里,”王洪有说,“头在水外,这枝不能喘气的藕肯定会腐烂。”

两人弯着腰,用力在水下的淤泥里挖着小坑,将一枝枝莲藕摁进泥坑内。这样的动作,就让两人在短短20多分钟的时间里,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170多亩藕池,必须得早准备早动手。”王洪有表示,早前气温低时,新种的藕要过20天才能冒芽长出叶子,现在的气温高了,种下的藕10多天就可冒芽长出叶子。

去年,当其他地方传来莲藕滞销的消息时,杨明玉的70亩莲藕却让他纯赚了20多万元。

杨明玉称,当时去江苏学习种植技术时,他们还专门考察了青岛的市场,发现青岛的莲藕几乎全部来自山东东营和外省。看到这一商机后,他们开始流转土地、打井、建藕池。

“养小型鲫鱼是可行的。”杨明玉说,养殖大鱼不可取,因为莲藕的杆部带刺,会伤及鱼鳞。

王洪有则表示,这几天他们已经在省内的一个泥鳅养殖基地订货,最近当所有的莲藕都种完,数百斤泥鳅将来他们的藕池安家。届时,藕池里赚钱的不光是藕,还有泥鳅。“未来还在藕池里养鲫鱼。”王洪有说。

数年前的王洪有,主要精力是养鸡。当他在家乡即墨区大河套村的村边流转了土地建起养鸡场,给他带来可观经济效益时,一个烦恼也随之而来。“每天鸡场产出诸多鸡粪,臭味难闻。”王洪有说,如今,莲藕种植基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莲藕的叶子不生虫子。”王洪有说,他们不需要喷洒农药。建藕池之初,两人在种植基地打了5眼深水井,水井里的水清冽甘甜,以至于井水出井可直接喝。从鸡粪到井水,莲藕享用的这一切完全来自天然。

天然的井水与有机肥,诞生了一个让两人想不到的生态现象。“藕池子里到处都是水生物。”王洪有说,有小鱼、小虾、小螃蟹以及一些浮游生物。

这些小生物原来也让王洪有和杨明玉很苦恼。然而想不到的是,当这些浮游小生物在水中“泛滥”时,夏夜的莲藕池里传来了蛙声。

浮游生物在池子里泛滥,会不会影响莲藕的成长?为此,王洪有还专门请教了淡水领域的行家,行家认为这些小的浮游生物不但不影响莲藕的成长,还在一定程度上清洁水质。2015年开始,池子里还引来了众多的青蛙和水鸟。

“种植莲藕前,一般情况下藕池里的水比较浅。”王洪有表示,正是因为此时的水浅,一些水鸟会选择浅水面,并在水面上筑起巢来。在短短一周内,这个鸟巢里多出了11个鸟蛋。之后,王洪有观察发现,在浅水里筑巢的是一对野鸭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