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伟和他的水产养殖王国

从城市到乡村,从国企到自主创业,从设计领域到水产养殖,这是25岁舒伟的人生选择。在乡村振兴的路上,在和美乡村建设中,一个工科生,经过不懈地坚持和追求,成为肥西一方水产养殖大王,构建了他的水产养殖王国——达维水产养殖,为廖渡村村民提供了就业岗位,带动了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舒伟,安徽省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安徽省乡村振兴青年先锋、合肥市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合肥市“十佳”特色种养能手、肥西县优秀乡村企业家、肥西县十大优秀青年、肥西县十佳“三农”人物、肥西县第二届十佳科技工作者……

舒伟致力于乡村振兴与探索,作为大学生创业大军中的典范,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今年10月10日,中央广播电视台《乡村行,看振兴》栏目,报道了舒伟水产养殖和他的数字渔业的发展。2014年4月,中央广播电视台农业农村频道报道了他的创业故事。他两次登上央视,引起了全国广泛的关注。

2010年夏天,舒伟大学毕业,在一家国有设计院工作,虽然工作很稳定,但按部就班的工作与他闯荡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存在巨大差距。

一个偶然的机会,舒伟来到肥西县柿树岗乡廖渡村。这里南临丰乐河,与舒城县柏林乡隔河相望,四面环水,水资源丰富。他发现廖渡村水源未受到任何污染,水温、pH值和水体透明度,适宜做水产养殖。怀揣青春创业的梦想,望着廖渡村2000多亩水面,舒伟决定开始描绘他的养殖事业蓝图。

说干就干。他辞去省城规划设计院的工作,和两个志同道合的大学毕业生,开始了特种水产养殖。

2013年7月,舒伟在廖渡村流转土地40多亩,把仅有的20万元资金投进去,与两个合作伙伴干起了泥鳅繁殖、培育、养殖和研究,当季繁育泥鳅水花2万尾。

大学生创业屡见不鲜,但从省城国企辞职下乡创业水产养殖的却不多见。舒伟所学专业是信息与通信工程,对生物学上的DNA染色体,这些技术报告并不在行,水产养殖的路子能顺利吗?

创业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却充满艰辛。廖渡村地理偏僻,交通闭塞,没有电影院,没有KTV,没有烧烤。这里生活环境与城市差距巨大,和他一起来廖渡村创业的两个大学生,因为乡村蚊虫肆虐,环境条件太差,一个合作伙伴只干了一天,次日就打道回府了;另一个在一年后的无望中也回城去了。看着伙伴陆续离开,舒伟情绪低落,心头灰暗。

创业之初,舒伟和伙伴有分工,他主抓市场,建立销售渠道。可现在,没人搞生产和技术,舒伟除了抓市场开拓,不得不将很多精力转到生产和技术开发上。

舒伟结婚后,妻子在长丰县教书,孩子由妻子照料。他把水产养殖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妻子说,你把家里的儿子照顾好,培养好;我在外面把这个孩子(指水产养殖)照顾好,精心培养好。

最让他痛心难忘的事莫过于买泥鳅种苗。从海南空运回来,连续空运两批种苗,一趟就是一万条,一条泥鳅种苗26元,几乎全军覆没。后来他才明白,海南是热带气候,泥鳅种苗不适应肥西的气候和水文。资金已耗尽,父亲拿出了省吃俭用积攒的五万元养老金,才让他度过了难关。还有一次,泥鳅爆发了肠炎。用国产抗生素喂了没有效果,他千里迢迢去了广东花了好几万元,买来马来西亚生产的抗生素,然后泥鳅的肠炎才消停,得到控制。

三年疫情,对水产养殖冲击太大了,交通不畅,饭店停业,泥鳅运不出去了,事先订好了货的客户也不来收购。泥鳅和鳜鱼在水塘里活蹦乱跳,又不能停止喂养,不喂就会死掉,愁死了。“2021年4至5月,连喂养泥鳅和鱼的饲料都很难运进来。”舒伟难以忘记这段经历,“心里不知有多纠结,命运又一次陷入了绝境,欲哭无泪啊。”

水产养殖看似平凡不起眼,要想做出成绩来,成就一番事业,并非易事。水田埂上的野草疯长,为了省钱,几十亩上百亩的水田,舒伟自己去收割,低头弓腰撅,太累了,躺在水田旁马路的斜坡上呼呼睡着了。

有道是天道酬勤。廖渡的水是有灵性的,与水生鱼类共生共荣,养出的泥鳅、黄鳝、鳜鱼、草鱼肥硕,味道鲜美。如今,舒伟的公司培育有大鳞副鳅、台湾泥鳅等亲本各有万斤有余,年生产泥鳅水花苗达2亿尾以上,已成为本市拥有雄厚种源基础和稳定种源支持的特种水产养殖基地。

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孩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特别是在大城市有个体面的工作,父母和亲戚脸上有光。

舒伟的想法不一样,农村有广阔天地,更能施展才华。可是现实是严峻的残酷的。在省城国有企业有一个体面而稳定的工作,又有稳定的收入,何必放弃国企优渥的待遇和环境,流落他乡,万一失败了,有何脸面见江东父老?

父母第一次得知儿子跑到肥西乡下养泥鳅,闷闷不乐。他们一心一意供养儿子上大学,留在合肥,现又回到乡下,他们心理落差太大,实在接受不了。从农村走出来,何必又回到农村,而且去了一个很陌生的乡村创业,前景不明朗,两眼一抹黑,万一创业失败了,资金投入都打了水漂,如何向亲人交代?

刚来廖渡村那两三年,父母不理解,也不支持。创业一路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