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龙泉密码” 30年接力守护!龙泉小组“咬定”漳河不放松

原标题: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龙泉密码” 30年接力守护!龙泉小组“咬定”漳河不放松

在湖北省荆门市,有一个活跃了近30年的人大代表小组——荆门市人大代表东宝区龙泉活动小组,始终怀揣民本之心,心系民生实事,在守护绿水青山和增进民生福祉的履职实践中,充分彰显着全过程人民民主理念,也因而成为湖北省首个全过程人民民主研习实践基地。如何让“家门口的声音”听得到、用得上,使民主的“获得感”看得见、能体验?连日来,极目新闻记者走进龙泉小组,探访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龙泉密码”。今起,极目新闻推出特别报道《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龙泉密码”》。

30年来,荆门老街上那个著名的“周裁缝”,曾经排队做衣服的场景一去不复返,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

30年来,漳河水库多了“爱管闲事”的周代表,为了守住漳河的一库清水,全情投入,敢说敢做,真说真做。

在付出了大量时间和金钱保护漳河的同时,他错过了很多可以进一步扩大自己生意的机会,也承受了方方面面的压力。但是他说,这30年,值。

这30年,从一个人,到一群人,荆门市人大代表周健带领荆门市人大代表东宝区龙泉小组,把漳河的烙印深深地打在了自己的履职记忆中。

这30年,由浑浊到明澈,漳河水库“炼”成一颗明珠,涤净它的是一群人的坚守:“咬定”漳河不放松,“炼”成一库清泉润荆门。

始终怀揣民本之心,始终心系民生实事,在守护绿水青山和增进民生福祉的履职实践中,龙泉小组充分彰显着全过程人民民主理念,也因而成为湖北省首个全过程人民民主研习实践基地。近日,易址荆门雨梁山下的新基地开放运行。

2022年夏天以及2023年初,极目新闻记者数次走进龙泉小组,深入漳河水库,探访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龙泉密码”。

从漳河水库西码头出发,游船在澄明如镜的宽阔湖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远处,山水相融,绿色逶迤。

57岁的高向民是漳河上的老班船司机,他载着龙泉小组成员巡查漳河水库时,可以把船开到任何一个曾经“拦汊拦网养鱼”的湖面。当年一靠近就被腥臭饲料味吓退的地方,如今已是清波如绢。

30年前,在漳河水库曾被鼓励水产养殖,包括大水面鱼种投库和网拦库汊养鱼,入库捕捞船近500条、每年捕捞成鱼超50万公斤。

此后,随着网箱、拦网养鱼的无序扩张,使附近水域和底泥中的氮、磷等浓度增高,造成局部水质污染,漳河水库水质不断下降。

据第八届、第九届荆门市人大代表,龙泉小组成员李白杨回忆:“2012年,漳河拦网养殖多达3000多亩,一吨吨饲料用机器直投漳河,还有养螃蟹投喂的肉类腐殖质,散发出难闻的恶臭,周边300米内蚊蝇飞舞,水体污黑,对漳河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

游船行至漳河水库观音寺水域时,龙泉小组组长周健告诉记者,这里的烈士陵园,安眠着为修建漳河水库而牺牲的159名革命烈士。“1958年修建漳河水库第一炮,就在观音寺。”生于漳河,长于漳河,周健对母亲河的往事如数家珍。

漳河发源于荆山南麓的长江中游支流沮漳河,古与汉江并称。漳河水库修建之前,每逢暴雨,山洪汹涌。新中国成立后,湖北省多次组织力量对沮漳河的水文、地形、地势进行勘测,提出了兴建漳河水利工程的设想。

1958年至1966年,漳河水库建设历时8年,高峰期施工队伍达13.3万人。

1958年7月水库开工时,周健两岁。“当时没有机械,土坝全靠人拉、肩挑、手推,母亲是漳河的建设者,我记忆里最深的是,母亲很长很长时间才回一趟家看我们兄弟姐妹。”周健回忆说,20岁以前,他家住在漳河水库总干渠边,吃着漳河水长大。

数十万人的艰辛努力,换来了美丽的漳河水库。作为全国八大人工水库之一,漳河承雨面积2212平方公里,最大水深61米,总库容20.35亿立方米。库区有大小岛屿45个,半岛169个突出水面,港汊240个,水库周围山多林茂,风景宜人。

周健还记得,老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一年四季流淌着从总干渠流来的漳河水,灌溉农田,哺育生命。

而他真正意识到这一库清水的价值,是在1987年当选为荆门市人大代表之后。有一次组织代表们学习时,一部环保教育片打动了他。

片中的最后一句话,被他深深留在心里:“如果不保护好水资源,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可能是人类自己的眼泪。”彼时漳河正在下降的水质,牵起他儿时的美好记忆,这让周健暗下决心:“守着漳河没水吃,这还能不治理吗?”从那时起,为了百万荆门人能喝上干净的母亲河的水,他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坚持。

漳河水库是荆门人的母亲河和生命水,早在荆门市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人大会议上,周健就多次提出保护漳河的建议。

“最早可追溯到1997年,当时我提出了关于关闭库区小煤场、木材厂等污染企业的建议,经过持续不断的调研、建言,推动政府作出决定,编制规划,筹措资金,有步骤地关闭和迁走了库区10余家污染企业。”周健说。

经过周健和龙泉小组30年的努力,漳河水库不仅关闭了污染企业,还搬迁了库区农家乐、网箱养鱼等,库区水质明显改善。

漳河周边一些居民对漳河保护一开始并不全都认可。极目新闻记者在漳河周边的部分村镇采访时,如今还能听到这样的声音:“漳河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了,不能养鱼,不能搞餐饮,不能开旅馆,限制这么多,我们要怎么挣钱生活?”

2019年以前,漳河水库堤内原有3家农家乐,分别是荷花岛、人民公社食堂、副坝食堂,最早创办于2008年。漳河水库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内有14家农家乐,均位于漳河镇迎接村,最早一家是村民苏克满于2006年创办的“克满农庄”。

漳河镇迎接村的苏克满,在2006年开办了保护区内第一家农家乐——“克满农庄”,高峰期一年纯收入30万元。农庄距离水岸仅600米,一天用水量2吨左右,污水经过沉淀后浇花和果树。

国家政策明确保护区内不能搞农家乐,更不能排污。水源地保护区怎能容如此污染?接到群众投诉后,周健开始了多年跟踪调查,向政府部门反映农家乐污染状况。

在他的持续推动下,环保部门先后为各家农庄安装了电动污水处理设施。2019年5月18日,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内农家乐开始关闭。

村支书黄志亮告诉极目新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