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娃娃鱼养殖跌下神坛:从一斤千元跌至二十元养殖户转型

大鲵,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两栖动物,因民间传说叫声似婴儿啼哭,又被俗称为“娃娃鱼”。它是与恐龙同时代的动物,如今恐龙早已灭绝,因此它又被誉为“活化石”。根据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2021年公布的名录,大鲵(野外种群)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娃娃鱼,喜欢生活在水质清澈、水流湍急且有岩洞的深山溪流中,在长江、黄河及珠江流域中下游有广泛分布。由于具有较高经济价值,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被称为“活化石”的物种被人为过度偷捕,加之江河污染,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致使种群数量锐减,后来被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后来,随着我国人工繁殖技术的成熟,人工养殖娃娃鱼开始进入市场。因价格高昂利润可观,大量资本涌入养殖娃娃鱼市场。“10年前,养殖娃娃鱼轻轻松松年入百万,很多人像炒兰草一样炒作娃娃鱼。”近日,说起当年的火爆场面,曾经的娃娃鱼养殖大户谢次勇记忆犹新。然而,大约从2013年开始,养殖娃娃鱼价格一路下跌,曾经每斤卖到1000多元,如今批发价跌到25元一斤。在全国最大人工养殖娃娃鱼产区陕西汉中,批发价甚至降到20元左右一斤。

随着人工养殖娃娃鱼“身价”下跌,养殖户们也陆续减产、退出或者转型,谢次勇如今已转型养牛蛙5年。曾经的“天价”养殖娃娃鱼,为何价格一路下滑跌下神坛?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连日来展开了深入的调查……

谢次勇,是四川广汉第一名养殖娃娃鱼的人。在他带动下,当地成立了娃娃鱼养殖合作社,带动100多家农户饲养娃娃鱼增收致富,其事迹曾被央视报道。

今年9月8日,广汉市高坪镇,53岁的谢次勇正在养殖基地忙碌,57亩养殖基地里蛙声一片。当天上午,他接了很多电话,不时有人订购牛蛙,只有一个电话是订购娃娃鱼的。他的娃娃鱼养殖基地在几公里外,如今他已很少回那里,主要是交给工人打理。

“(养殖)娃娃鱼市场太低迷,现在价格已经跌到底了,基本没有利润,我转型养殖牛蛙已经5年了。”走在蛙田边,谢次勇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他养殖娃娃鱼的经历。

谢次勇介绍,上世纪90年代,他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开始接触野鸡等野生动物(国家法律法规禁止的除外)的养殖和销售。

2004年,他离职回到家乡广汉搞养殖,曾在绵竹市汉旺镇养殖野鸡。2008年年底,他前往陕西汉中一个朋友处考察养殖娃娃鱼。

谢次勇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感觉养娃娃鱼很生态,当时养殖娃娃鱼的市场价格也非常可观。但娃娃鱼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只有人工繁殖的子二代可进行食用和买卖,人工养殖需获得许可证才行。在办理相关许可后,他开始着手养殖娃娃鱼,先是购买了几百条鱼苗,边养殖边学习。花两年专门学习了养殖娃娃鱼技术,然后与人合作养殖了上千条娃娃鱼,后来又成立了娃娃鱼养殖合作社,规模最大时每年可产出约10万条娃娃鱼。“市场最好是2008年至2012年,那个时候轻松年入百万。”谢次勇说。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娃娃鱼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根据农业农村部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生野生动物利用特许办法》,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必须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水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在省级渔业部门办理《人工繁育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

“市场最好的时候,养殖娃娃鱼卖到1000多元一斤,甚至达到2000元一斤,养殖娃娃鱼鱼苗1080元一条。”谢次勇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因为市场好、价格高,很多人带着资金进入娃娃鱼养殖市场。当时,养殖娃娃鱼属于“硬通货”,有鱼在手不愁市场。他举了一个例子,市场最火爆的时候,养殖娃娃鱼鱼苗也水涨船高,“我们去买鱼苗,嫌鱼苗难得数,就和卖家商量一斤百元大钞换一斤鱼苗,卖家还不干。”

谢次勇介绍,从2013年起,养殖娃娃鱼的价格就走低了,但还有利润空间。2014年,他又在广汉市高坪镇投资600余万元建设娃娃鱼驯养繁殖基地,进行规模化养殖。“娃娃鱼对环境水质要求很高,养殖最佳水温在16~22℃,超过25℃它就会感到不适应,会大量死亡。”

他养殖的娃娃鱼,不光在自己经营的农家乐和基地销售,主要还在成都双流批发门市销售。直到2016年,每斤养殖娃娃鱼还能卖到120元到150元,但2017年跌到每斤100元以内,如今零售价一路跌至30多元一斤。

伴随着价格的下跌,养殖户的产量也一步步萎缩。“原来,最多一年可以出娃娃鱼成鱼10来万条,后来市场慢慢萎缩,现在养殖场每年只养3万条左右,减少了7成。”谢次勇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他的餐馆要销售十分之一,其余的被卖到批发市场。

看着眼前的蛙田,对于娃娃鱼养殖,谢次勇已没有当初的激情,“娃娃鱼都是工人在管,我没管了,没啥利润,仅够人工工资。”

如今,他更在乎的是眼前这57亩蛙田,每年可以产出七八十万斤牛蛙,可以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四川德阳什邡市洛水镇,四川新溪源生物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新溪源公司)老板高安友正在养殖场查看娃娃鱼长势。该公司是一家以大鲵全鱼萃取为主的企业,高安友既是法定代表人,又是技术权威。

60岁的高安友,从1984年开始从事水产养殖。最开始主要养殖和繁育家鱼,后来涉及黄颡鱼、鲈鱼等特种鱼繁殖。“2009年开始养殖娃娃鱼,当时觉得它贵嘛,稀有。”面对红星新闻记者,高安友道出了养殖娃娃鱼的理由。

高安友介绍,早在2008年,他们公司就试养了两条娃娃鱼。养殖成功后,2009年公司拿到娃娃鱼驯养繁殖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开始正式投身娃娃鱼人工养殖。

“2009年,我们购买了1996条娃娃鱼鱼苗,500元一条。”高安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娃娃鱼鱼苗很贵,他是花重金从陕西汉中和湖南购买的。娃娃鱼鱼苗到达养殖基地后,经过细心养殖,这批鱼苗后来成为公司规模养殖的基础,一些优质娃娃鱼被挑选出来作为种鱼。

接下来的几年,市场反响很好。高安友在什邡蓥华镇深山建立了娃娃鱼繁育中心,不仅自养,还通过“公司+农户”方式,带动周边村民致富。他介绍,规模最大时,每年要出成品娃娃鱼10多万条,“有200多户农户跟着养,我以每斤600元的价格回收,每年可为农户提供四五百万元的收益。”

那时,市场也不错,他们公司养殖的娃娃鱼卖到了北京、成都、广州等地。公司还开餐馆将娃娃鱼做成菜品。“价格好的时候,养殖娃娃鱼1000多元一斤,我们餐馆做出来1680元一斤。”他说,当时吃娃娃鱼算是“奢侈品。